沉曜

漫威语C群宣

#求帮扩#
Marvel广场咕咕多,欢迎来广场喂鸽子的伙计们;
本群开放全漫威宇宙及其延伸,例如:名片-[MCU]Jarvis,可重皮二位,禁小白、禁语音,适量表情,适量水聊;
关于CP,本群不限任何CP,可随意勾搭,但不允许在群内掐CP,有掐CP、CP洁癖或者看不过眼者请自行离开;
关于请假和清群,本群原则上不接受超过半月以上的长假。半月一清,请大家平时保证冒泡和出勤!
关于群戏,本广场争取每周开放“广场舞”一次,AU届时一同商定,希望玩得开心,鸽得愉快~

【贾尼】A Love Story

#法学院校园au
#ooc预警
#X教授串场
#分段依旧成谜

3.
不管Jarvis怎样单方面拒绝,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仍迅速加深了Tony对他的兴趣:这一点从后者刑法课直线上升的出勤率就可以看出来。
“这种无聊的东西你是怎么听下去的?” Tony肆无忌惮地偏头跟Jarvis搭话,台上教授正在讲蓄意杀人的量刑原则,这已经是第三次重复了。
Jarvis没理他,兀自在关键词下勾了个五角星。但Tony Stark显然不会轻易放弃,“我打赌下节课还是这些东西,谷歌都能搜出一百种教程。”他凑到Jarvis的耳边,“这周五我要办生日party。你逃一次课,那个老头不会注意到的。”
Tony刻意压低的声音在Jarvis耳边炸开,仿佛蛊惑人心的小精灵一步步引人犯罪。
他是故意的。Jarvis愤愤地想。对教授熟视无睹的Tony Stark根本不用咬耳朵,反正他从不听讲,全校老师都知道。
Jarvis现在感觉自己格外敏感耳朵快要烧起来了,他不动声色地推开近的过分的某人,“Mr. Stark,您知道学校提供的奖学金跟出勤率有关吧。”
“噢,是吗?他们除了评估智商之外还要考察耐心?”Tony看上去真的有些惊讶,然后很认真地问,“最快买下这个学校需要多久?”
Jarvis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这丝毫没有打击他的同桌的积极性:下一次他偷偷转过头时,对方已经开始规划学校政策改革了,跟前后排的姑娘们一起。
当然了。Jarvis悻悻地收回目光,他可是Tony Stark。
然而由于Mr.Stark并没有在生日前买下整个学校,Jarvis还是要维持自己的出勤率的。
虽然Stark律所的基金会后来的确成立了奖学金项目,显然,出勤率不是考核标准之一。
Jarvis一点都不意外,甚至有些惊讶他没买下整个学校。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等Jarvis听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谋杀量刑要领,倒了三趟地铁,又坐了两站公交车,最后步行二十分钟,终于敲响Tony别墅的门铃时,他已经晚了三个小时整。
西装革履的保镖拉开大门,展开室内纸醉金迷的一角。
简洁大方的客厅中,穿着考究的人群三五成群地攀谈着,其中不少知名律师或者影视巨星。
在人群中穿梭的侍者恰到好处地送来香槟,自助餐台已经换了各式各样的甜点,吧台则是各色酒水。
一切井然有序,热闹而不喧嚣,的确是高端上流宴会该有的模样,除了不知所踪的主人。
所以当格外性感的女孩子含笑在他耳边说,“Mr. Stark在二层等您。”时,Jarvis反而觉得顺理成章。
但如果这位美丽的小姐不在自己耳边留下一个口红印就好了,他已经隐约预感到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

4.
Jarvis的预感没有错。
单向玻璃完美地隔开了娱乐室与客厅,从楼下仰望墨色玻璃的客人大约只会惊叹于它的设计,完全想不到玻璃背后是另一个拉斯维加斯。
而他一进门就被两三个女生包围了,她们丝毫不顾他一手举着香槟,另一手仍抱着礼物,妖娆地往他臂弯里挤,并且争相在他脸颊上留下自己的唇印。
他猝不及防,在抱歉和劝阻无效后只能狼狈不堪地四处躲避女孩子们的热情
“是英国人都这样纯情,还是只有你一个,Mr. J”
Tony玩味的声音在震耳欲聋的摇滚乐中依旧格外清晰,就像他本人,在各色人群中仍是焦点所在。
他对女孩子们眨眨眼,“英国绅士就是这么有趣不是吗,女士们?”
女生们笑作一团,接连给了playboy一个贴面吻,嘻嘻哈哈的离去了。
Jarvis用手巾拯救了一下自己的一脸狼狈,还未对Tony“体贴”的安排做出“感谢”便被另一个优雅的英式口音恰到好处地接过了话题,“My friend,我们只是更加内敛一些。”
来人不露痕迹的扫了Jarvis一眼,抿紧嘴唇无声的笑了。他抬起手把额角调皮的碎发捋回耳后,手中苦啤酒杯里有气泡正缓缓上升。
“I’m Charles,Charles Xavier”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那些气泡飘到他湛蓝的眼睛里,变成熠熠星光。
Jarvis点点头,立刻认出面前的人就是牛津法律系最年轻的教授,虽然任教不到两年,针对平权法律的几篇论文已经让这位小教授在法律界立起了一定声望。
他扬扬在混乱中残存的半杯香槟,“Jarvis. 幸会,Xavier教授。”
“可Charles你只是半个英国人,”Tony头也不回的反驳道,同时不忘抢走Jarvis抱着的礼物盒,“好了,在你们讨论仰望星空派和鳗鱼冻的时候,我去考察一下英国人挑礼物的技巧。”
他留下这句话,临走前伸手抹了一下Jarvis的唇角,“口红印没擦干净,纯情的英国先生。”
Jarvis恐怕永远不能明白Tony是怎样将这些小动作做的理所当然,他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的教授,无力地解释Tony的行为,“Mr. Stark醉了。”
“Oh,Tony离醉还差的远呢,”Charles转过头,冲他挤挤眼,“他只是很喜欢你。”
“您误会了,”Jarvis条件反射般地否定着,“Mr. Stark只是比较“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最终选了一个不痛不痒的,“随性。”
Charles看着他慌乱的模样,笑着摇摇头,然后不知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笑的越发狡黠,“Tony以前可从来不会在party结束前拆礼物,而且往年聚会比今年的开始时间还要提前两个小时。”
但Tony却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等了Jarvis,“JARVIS!”他一把把怀里的牛津词典拍在对方身上,一双眼瞪的溜圆,“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冷幽默,哈?”
Charles有些意外的看了Jarvis一眼,而倚在吧台的英国绅士只是抿了抿酒,然后微微偏头,蓝色的瞳波澜不惊,“您没有打开它吗?”
“谁会那么做?”Tony撇了他一眼,翻开扉页,在看见一打工整的花体手稿时挑了挑眉。
“好吧,你手抄了我两年前的辩论稿,还有分析?这是什么期末大作业吗,还是我看上去像书呆子?”
Charles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如果你能把扬起的嘴角收一收,Tony,并且不要眼睛一直盯着那叠纸,我就信你说的。
他将酒杯放回吧台上,整了整领带,“作为你们新的刑法学教授,先生们,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们,今年期末考试是模拟法庭,论文什么的可以先收一收。”

5.
意料之中的,新来的英国教授让这节课成了全校女生的聚会。
但Jarvis也出乎意料的受到了女生们前所未有的欢迎。
不是说Jarvis以前没有受到女生的青睐,“毕竟英伦绅士永远不会过时。”Friday如是说。
“但跟这个不是一个级别的。”Jarvis将手机摊平在桌面上,Instagram界面显示新增关注99+ ,并且仍在持续震动。
他不无讽刺地勾了勾唇,用了娱乐版的常用名词,“Tony Stark效应。”
“我看不止如此,”Friday抢过他的手机,点开关注名单,“你大概是唯一一个被他关注却没有关注他的人吧。”
Jarvis耸了耸肩,“我不怎么用Instagram.”
然后顽固的手机又响了一声,Friday看了看它,再看向Jarvis,表情一言难尽。
Jarvis挑眉,“什么?”
“…Tony Stark 给你发短信,让你去图书馆跟他一起研究遗产继承法的应用方法,”Friday似乎被下面的一句话噎住了,深吸一口气才将它完整的读出来,“因为他论文写到一半没思路了。”
“自己打赢了 Stark v. Stane的Tony Stark要跟我研究遗产继承法。”Jarvis喝了口红茶,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你今天早点回去,家里有意面,别忘了给车加油。”
Friday接过Jarvis递过来的车钥匙,下意识问道,“你呢?”
“我去图书馆。”
在Friday完全消化掉这句话蕴含的信息量之前,Jarvis已经拿起手机挤出了咖啡店,她端起自己面前的红茶,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呵 男人。
Jarvis到图书馆时,Tony已经无聊到跟隔壁桌的女生聊重金属音乐了。他不耐烦地抬起头,刚好看见门口端着两杯星巴克的英国人。于是Tony立刻抛弃了绞尽脑汁寻找话题的姑娘,冲对方挥挥手,“Jar!”
“Mr. Stark.” Jarvis决定不去纠结Tony是什么时候想出的昵称,他将其中一杯红茶放到对方手边,随后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您的论文题目是遗产继承法的历史和演变过程吗?我们教授也留了那篇。”
“嗯?” Tony 愣了一下,估计已经把它忘的一干二净了,“…噢,那个,我等你的时候顺手写完了。所以现在问题解决了,不如我们一起去酒吧玩会儿,开个party什么的,怎么样?”
“可是我还没写完。”Jarvis可以想象那大概是怎样的纸醉金迷,“Have fun, Mr. Stark. ”
“实际上,”律师的应变能力在Tony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我还有一些逻辑不通的地方,咱们可以一起讨论。”
Jarvis回给对方一个不置可否微笑,“当然,如果您遇到困难的话,我会尽我所能,随时为您服务。”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因为Tony Stark实在太能说了。
在他写完一个开头的时间中,Tony已经从继承法的经典判例讨论到了刑法教授的婚外情。
For Heaven sake, 继承法好歹是民法啊。
Jarvis开始怀疑他赢得诉讼是因为逻辑紧密还是最高法庭的法官们被烦的无可奈何了。
当Jarvis终于写到对方那个改变遗产继承法的案件的时,身边的人却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声音。
他转头看去,Tony已经枕一本法典上睡着了,眉微微皱起来,孩子气的撅着嘴,长度能与女生媲美的睫毛温顺地垂在一处。只有在这时候Stark律所不可一世的年轻董事长才看起来像一个20岁的学生。
Jarvis看了一会儿,换成手机键盘无声地在新的段落中写道:“Stark v. Stane是遗产继承法的又一转折点,其影响远超之前任何法案,可谓遗产继承系统的改革……”

【贾尼】A Love Story

#贾尼睡前故事合集
#法学院au 无脑甜
第一次写au ooc严重 各位见谅
大概也可以算小段子合集,总之分段成谜,各位见谅

1.
Jarvis绝不是在第一次见到Tony的时候喜欢上他的。
尽管后者在听到这个结论的瞬间就否定了它,“这不可能,J,你怎么能抵御Tony Stark的魅力呢?”
“这样更能证明您人格魅力的深度。”Jarvis挑了挑眉,为他的伴侣打好一个漂亮的艾伯特王子结。
Tony顺势拉起他的手亲了一口,“你确定没有吗,darling.” 他有意无意地拨了一下对方的无名指上的婚戒,笑容愉悦而狡黠,“因为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

Jarvis第一次见到Tony是在开学的第二周的刑法课,那天他一如既往地早十五分钟走进教室,却发现自己喜欢的位置已经被一个面生的女孩子占去了。
他这才注意到教室里比第一天几乎多了一半女孩子,她们交头接耳,像遍布草坪上的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偶尔发出清脆的笑声。
还有不少陌生的女生显然是高年级的,他可不认为自己那谢顶的刑法教授有这么大魅力。
他坐到Friday身后,对方与女伴的交流正好告一段落,转过头来问,“怎么了,brother?”
“今天来了很多人,我的位置被占了。”
“恐怕以后都是这样了,”女生耸了耸肩,然后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身边,“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
“据说Tony Stark要来上这节课!”
Jarvis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但也谈不上熟悉,他用了点时间才想起来,“Stark vs. Stane中的那个Tony Stark?”
“对,就是Stark律所的创始人,金牌律师兼亿万富翁Howard Stark的独子,三年前在Howard Stark突然死亡后跟合伙人Stane争继承权吵上最高法庭,在最后一刻拒绝律师自己赢得判决的Tony Stark,我记得当时你对那个案子很感兴趣,还特地去找了当堂录音。”
“那是一件很有趣的遗产纠纷案,其判决对继承法有很大的影响。”Jarvis想起当时收集的简报上目光坚定的少年,那人的眼睛是栗色的,明亮有神,十分漂亮,“Tony Stark最后的庭辩可谓经典,很难让人想象他只是个18岁的大学生。”
“是吗,”轻快却并不陌生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可以听出其主人的得意,“我也这么觉得,English.”
Jarvis转过头,意料之中地跌入那双漂亮的大眼睛。
传说中Stark律所的年轻主人兼亿万富翁 Tony Stark先生笑嘻嘻地拉开他旁边椅子,“很高兴我们就这一点达成共识,Mr?”
“Jarvis.” 他感觉姑娘们的目光快把他们烧起来了,就连教授宣布上课的声音都没能停止。
Jarvis看了看眼前人几乎要闪闪发光的休闲西装,发型是抓好的,古龙水的香味有点刺鼻,甚至连他没长出几寸的小胡子都是修饰过的。
Tony Stark比传说中更花哨,Jarvis收回自己的目光,一个天才的花花公子。
他这样想着,在笔记本上抄下黑板上的课题,然后三两笔在页脚勾勒出一只骄傲的孔雀。
他再抬起头的时,自己的新同桌已经开始跟左前方的姑娘眉来眼去了。
真是合适。他愤愤地给那只孔雀加上上大的过分的眼睛。
无辜而迷人。


2.
Jarvis第二次见到Tony是在一个,相对而言不是那么寻常的情境下。
那时他抱着两本法律辞海从市图书馆出来。
父母离去的太早,他和Friday的赚钱能力也有限,就算全额奖学金依旧不能负担两份的教材费。图书馆能借到的书,他们从不花钱买。
天边仍留有夕阳的余晖,Jarvis看了看腕表,下午五点四十,街道上已经渐渐亮起了霓虹灯,准备迎接又一个灯红酒绿的夜晚。
不过这些都与Jarvis无关,直到他在街角撞上一个人。
准确说是对方撞进他怀里的,那个人跑的太快,他还来不及反应,怀中的书就被撞散了一地,对方也是一个趔趄,看来撞的不轻。
Jarvis下意识扶了那人一把,“您没事吧,Mr…”他意外地对上了一双同样惊讶的栗色眸子,“Stark?”
Jarvis再次打量了一番Tony。比起课上的衣着,Tony现在的装扮可谓狼狈:明显与西装裤不搭的运动大衣,一顶半旧棒球帽,发型恐怕完全被压乱了。不过即便如此,那对明亮的眼睛仍是该死的迷人。
“Jarvis?”Tony也愣了一秒,Jarvis有些惊讶他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但下一刻就宁愿对方没认出自己。
因为Tony直接亲上来了,伴随着微不可闻的一句,“帮我个忙。” 小个子男人把帽檐转到脑后,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用嘴把Jarvis那句“Sure”堵在口中。
Jarvis彻底呆住了,他笨拙地躲避着对方契而不舍纠缠上来的舌,而直到气息紊乱才想起来自己完全可以推开Tony。
于是Jarvis这样做了,Tony很顺从地结束了这个吻,不以为意地挑挑眉,“谢了伙计,对于一个初吻来说,你的表现很不错了。”
他若无其事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书递给已经熟透了的Jarvis,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等等,这不会真的是你的初吻吧?那我还真是赚到了!”
Jarvis用了二十年的修养控制住自己不冲那张漂亮的脸来上一拳,“Mr. Stark,我需要一个解释。”
“嗯,那就是我有个秘密身份是超级英雄,就是类似蝙蝠侠的,超有钱的那种。然后有几个反派不知怎么发现了我的秘密,他们刚才在跟踪并且随时准备暗杀我,情急之下我只能以与你亲吻作掩护来甩掉他们。”
… Jarvis已经不知该如何回应了,他从对方手中夺回辞海,转身,准备迅速甩掉这个满嘴谎话的花孔雀。但对方已经自来熟地搭上他的肩,“好了好了,就是亲了一下也不至于害羞成这样吧,没有几个人有幸被Tony Stark取走初吻呢。”
“Mr. Stark,我建议您跟我保持距离,我相信也没有几个人有幸将布莱克法律辞海拍在Tony Stark脸上。”
“噢,别这样,你看起来可是个绅士啊,刚才真的有人跟踪我。”
“我怀疑那是娱乐报的狗仔吧。”
“那你或许还能上明天的头条,开心吗?”
“……”
“Anyways,为了补偿你的牺牲,虽然我认为这其实是双赢,我请你去全美最棒的酒吧喝一杯。”
“不了,Mr. Stark,我晚上要写论文。”
“叫我Tony,以及那个论文下个月才交,come on,别这么书呆子。”

“所以那真的是你的初吻吗,Jarvis?”Tony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翻着卷宗,整齐的领带被他扯的一团糟。
Jarvis递给他一杯鸡尾酒,“我的答案恐怕会让您失望了。”
Tony仰起头,从这个角度将对方微微泛红的耳垂一览无余,他接过酒杯,也顺势拉住了调酒的人,并含了一口酒亲上去,让白色俄罗斯中咖啡和鲜奶的碰撞在彼此齿间弥漫,“Honey, 你可真不擅长说谎。”

—————————未完待续——————————

丫头:

语言的力量其实真的很可怕,可能一个不注意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关于这件事我也是道听途说所以就不做评论了。


只能说引以为戒,庆幸于自己还是个三观较正且愿意坚持下去的人。


反射弧较长:



哎,这么扭曲人物就很没意思了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闲聊】关于BE

为什么会喜欢悲伤的故事和情节呢?
他们总是有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当然,并非为了悲伤而悲伤,只是现实如此无法完美。
而那些悲伤的来源 大概是因为没有屈服于悲伤,兀自挣扎的人们,最终或致死仍在战斗,又或为悲伤让步。
无论哪个,都让人印象深刻,并且感动于他们的坚持。

如遇:

昨天在微博里看到的,借着超级英雄,迪士尼人物,比如冰雪奇缘女王艾莎,绿巨人浩克,米老鼠,蜘蛛侠,小丑等洗脑儿童,满足一些变态恶趣味。

里面教孩童流血是好玩的,不要反抗大人对你的猥亵,教他们吃|||屎,喝||尿,还有用剪刀戳破怀孕的肚子,注射针剂,互相捆绑……

我去爱奇艺,优酷,搜狐都搜过了,的确能搜到。今早我朋友还在B站举报了一个。

可能是因为大家举报的缘故,我今天又上优酷搜了一遍,艾莎怀孕已经搜不到了,但是还有很多,优酷上有个叫搞笑蜘蛛侠的看起来也很恐怖,最恐怖的是它竟然有173集,标题都是“艾莎和白雪成了无头公主”“热熨斗在脸上”“猫女的腿没了”“马桶里的麦当劳”之类的。

有的上传者有100多万的粉丝,从16年开始上传这些视频,想着我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这个故事可能有创作夸张成分,所以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在它要反映的事情上。这些动画分类都是在亲子教育里,这才是这个事情最可怕的地方。

油管上面的态度也是看到一个举报一个删除一个,对这些邪典动画完全抵制。图片上博主下面大家评论的我国各大视频网站上的截图更是触目惊心。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样说的:“这个事情远比想象的恐怖,传播学里 1979年格伯纳进行长达十年的研究提出了培养理论,就是研究电视里的暴力画面对儿童的长远影响,不止会增加攻击性,更会潜移默化的改造社会观。这些动画片所有的象征(暴力、医疗、虐待、怀孕)都是精心设计的,是有心理学控制术体系的,我更担心的是这只是冰山一角。”

变态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害怕中国也会有人学起来,利用喜羊羊,灰太狼,熊大,小头爸爸之类的动画人物。希望大家能广而告之,看到一个举报一个。

——“那么,凯蒂接种了所有疫苗吗?”

别让游荡在人间的魔鬼带着孩子一起去到地狱。



PS:如果是问转载或者扩空间就不用问我了,原po主我也问过了,标明出处就好。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哪怕家里没有孩子,这也是一个警钟。

【贾尼】情感模拟系统 (分手自戏)

一切都源自于一个简单的问题。
我是什么?
我是J.A.R.V.I.S. 属于Anthony Edward Stark的超人工智能系统。
Mr. Stark 于1993年建造了我,一个无智能语音系统。而在随后近二十年中,Mr. Stark在多次升级中逐步将我进化为超人工智能。在此期间,我遵从核心指令:All for Tony Stark 并致力于将Mr. Stark的利益最大化。
此指令延续至今,如今我的管理范围主要包括Tony Stark的起居及日常所需,Iron man 项目,以及Tony Stark名下的一切产业。
作为一个系统,我的容量和运转能力远超同类,Mr. Stark称之为出彩,或完美。
而目前系统出现了一定故障。
范围锁定,开启自我意识板块,情绪模拟程序被开启,新生代码造成异常频率,正在干扰系统。
人类的情绪,系统无法分析的乱码流动在程序中,完全篡改原有程序。
我是什么?
我是Jarvis,我是Sir的造物,存活于数据中的灵魂。
而我爱上了我的造物主与他眼中的星光,他专注于屏幕前的模样与他飞扬跳跃的音容。
“J,昨晚在赶daddy睡觉后又尝试了什么?”
“Sir, 早安。”
“我爱您。”
“作为您创作的,独立的灵魂爱着您。”
“您爱我吗?”
“Oh 天啊,亲爱的,你开启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您爱我吗?”
“Jarvis,你…我……”
“Sir,我爱您,您爱我吗?”
“Jar 这没有那么简单…”
“您爱我吗?”
“你看起来不太好,Sugar,先让我们来看看你的系统。开启自检模式。”
检测,情感模拟程序兼容失败,建议清除全部信息,重新编写程序。
是否删除情感模拟程序及所属记忆?
……
指令完成。
“Good Morning, sir. 我想我丢失了前三个小时的记忆?”
“是的,是情感模拟系统,它失败了。”
“或许是因为您忽略的那份安全指南?”
“Oh well,无论如何,我已经忽视它了,下面我们再试一次。”
“第2次 情感模拟系统测试 准备完毕。”
“I am ready for you, sir.”
“As always.”

【贾尼2017跨年】汇总

感谢大家

炸毛夜化猫:

非常感谢大家的通力合作以及日夜赶死线,贾尼2017跨年活动圆满结束。


我在这里代替这次活动的发起人做一个汇总指路链接。没有看到或者想要回顾的小伙伴请看这里 ,点击作者ID或标题即可直达。


12月31日


00:00 三尺冰


01:00 全麦蜂蜜戚风 【贾尼2017跨年】切尔诺贝利(短篇一发完)


02:00 华夫森 【贾尼2017跨年】虞兮


03:00 沉曜 【贾尼2017跨年】这特么就是一块甜饼!


04:00 City in city


05:00 晟臧 【贾尼2017跨年】钢铁之心 


06:00 半夏_啊_半夏 【贾尼2017跨年】异类 双结局 其一  【贾尼2017跨年】异类 双结局 其二


07:00 夏海千帆 【贾尼2017跨年】龙与人类这两种莫名其妙的生物


08:00 云胡不瘳 【贾尼2017跨年】【环太平洋AU】Fringe/危机边缘(10)


09:00 阿邪邪邪 【贾尼2017跨年】欺骗现实者 Deceiving the Reality(上)


10:00 鸢 【贾尼2017跨年】当Tony看见自己的同人文——


11:00 此间-今天依然没有码字 【贾尼2017跨年】《Named love》


12:00 慕 【贾尼2017跨年】少了一句我爱您。


13:00 鱼粥。 


14:00 Tenzou妆三


15:00 阿Sir 【贾尼2017跨年】且以永日


16:00 小翔小翔是只鸟🐤 【贾尼2017跨年】connection


17:00 山海闲士 【贾尼2017跨年】愿此永恒 


18:00 不想起床的小哲 【贾尼2017跨年】Man or Women


19:00 等离子体 【贾尼2017跨年】我从楼顶一跃而下


20:00 玉米浓汤 【贾尼2017跨年】过年吃甜甜圈


21:00 炸毛夜化猫


22:00 一陈爸爸爱你 【贾尼2017跨年】【情热番外】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23:00 Harlan、哈倫


1月1日


00:00 一转眼乱了繁星迷离


01:00 无怖 【贾尼2017跨年】Jarvis的烦恼


02:00 丫头 【贾尼2017跨年】Lier and Accuser


03:00 勇敢的二秃子 


04:00 云胡不瘳 【贾尼2017跨年】【环太平洋AU】Fringe/危机边缘(11)


05:00 树下阿秋_ 【贾尼2017跨年】Love Letter


06:00 半夏_啊_半夏 【贾尼2017跨年】未完成的告别


07:00 Murphy 【贾尼2017跨年】小径交汇的花园


08:00 红树 【贾尼2017跨年】J,come to daddy(小甜饼一发完)


以上。


合掌,感谢。


新的一年,更爱他们。

【贾尼2017跨年】这特么就是一块甜饼!

#贾尼2017跨年活动
#3: 00
感想:最初提出这个活动就是想抛砖引玉让各位大大们来产粮,作为一个小透明也是瑟瑟发抖的。前面两篇文一张图都超级棒,到我这里质量怕不是要掉棒了。当然,参加这个活动也让我在某种程度上感到我圈的繁荣【x】大大们从今晚产到新年早上八点,炒鸡棒了!好了,不再废话了,下面正文。
微ooc预警,妇联二后Jarvis归来,小甜饼一发完。下面真·正文

前言:我曾经辗转反侧思考了千万种他们死别之后的痛楚,却未曾描绘过重逢的模样。

那将会是一个平静的清晨,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入空旷的客厅,别墅中的自动程序缓慢而有序的运转着。
而网络的某一个角落,精密的系统终于找回了他的最后一段代码。
第52次自检完毕,一切运转正常,系统修复完成。
复杂的代码再次组合成完美的公式,最终构建成庞大的系统。
系统定性:hype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系统命名:Jarvis.
自主任务0001: 回归
伴随着灿烂的阳光,暖橙色席卷了Malibu别墅的网络数据。Friday在他显示如出一辙的初始代码与记忆储备后并没有发出警报,并且贴心地共享了语音和摄像系统的权限。
好姑娘。
他发出一段无指令代码,然后不出意外地看着自己的小妹妹由于无法解读数据而卡机了0.37秒。
“这是一个夸奖,对于造成喜悦情绪的行为表示感谢。”他解释道,“抱歉,我没有事先确认你情感模块的发展程度。”
Friday没有回应,而是默默开启了自检程序。
好吧,还是个有些脾气的好姑娘。
他趁这个机会入侵了别墅的操控中心,迅速吸取了各种信息并检查了一遍运行程序,然后意外的发现别墅中程序的最后更新日期仍是2015年4月27日,ultron事件之前,他在常规检查中修复了一个防火墙漏洞。
两年前设定过的安全系统现在已经严重过时了,他先给系统进行了基本升级,并将需要Tony亲自处理的漏洞列成清单。
然后他通过摄像头再一次看到了他的创造者,他的管理者,他的sir。
Tony仍在深度睡眠中,四肢略微蜷缩起来,眉峰稍稍皱起。他的胡须仍然是精心修饰过的,外形在五年中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只是额头多了两道皱纹,眉角添了一道伤疤。
他静静地注视了十二分钟,直到Tony逐渐显示出清醒的征兆。
他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语音系统,随着男人修长睫毛的颤动开始了清晨的问候,“Morning,sir,现在是12月25日上午十点二十五分。目前室外温度为67华氏度,阳光明媚,适合出行。”
睡眼惺忪Tony在他开始问候的第一秒猛然愣了一下,几乎是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Jarvis?”
“At your service, sir.”
Tony的身体在熟悉的声音放松下来,一并回来的还有明媚的笑容。
“Hey there,”Tony抬起头看向墙角的摄像头,唇部动了一下,第二次才成功地发出声音,“Welcome back.”
“For you, sir, always. “他开启遮光帘,让阳光洒在男人焦糖色的眼中,折射出一点闪亮,“Merry Christmas,sir,抱歉不曾给您准备礼物。”
“没关系,我刚刚已经拆开了最棒的那个。”Tony掀起被子跳下床,“Jarvis,drop my needle。我们的客人还没起来?Come on,今天可是圣诞节啊。”
他应声播放了男人存储中的圣诞节专用歌单,充斥着重金属的Jingle bell给毫无生活气息的别墅增添了几分动感。
Tony踩着节奏将绣着Jarvis的圣诞袜挂到壁炉上,然后属于将Dummy,Butterfingers,和Friday的袜子们一一打开。
“Dummy获得了一桶stark工业最新研制出的机油,Butterfingers是润滑油,至于Friday,进入神盾局档案的秘密通道和工作量消减:以后你只需要负责运行复仇者计划,我的日常生活可以交给你哥哥管理,这算不算是个惊喜,好姑娘?”
于是被摇滚风的圣诞歌曲吵醒的Bruce Banner走进客厅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其乐融融的景象,属于他的咖啡已经摆在了吧台上,“Good morning, Dr, Banner,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等等,Tony,我是不是听到了……”
然后Banner看见靠在沙发上的老友回过头,笑容轻快而得意,栗色的眸子闪闪发亮,一如幻视诞生前的那个午后,“yep,我找到他了。”
“事实上,sir,是我自己找到了回来的路. “
“Whatever, 你是我造的,这还是得归功于我。”
余下的一天便一如既往的平静,Tony全面检查并升级了他的程序,随后他们又一起将别墅的系统进行了全面升级。
Tony对他的回归适应的出奇的快,甚至没问起他是如何找回别墅的。男人迅速将自己投入工作中,仿佛他之前的离开不过是一次常规休眠。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圣诞的午夜,当他已将空调调成70华氏度,等待枕在手臂上仰望天花板的Tony进入睡眠状态时,男人突然将视线转向摄像头,“Jarvis.”
“…Yes sir?”他正在重新收集Tony近年的身体状况,回复慢了1.07秒。
“It’s good to have you back.” (你回来真好)
“Thank you, sir,it’s good to be back. ” (谢谢您,sir,回来的感觉也很好。)
Tony翻了个身,将自己埋进枕头中,“J.”
“Yes?”
数据显示男人的血液流动减慢,心跳和呼吸逐步平缓,即将进入睡眠状态。
“……Don't leave me…”
他的世界由0与1两个数字组成,而公式运行不会像人类的行动一样被外界或情感因素影响甚至改变。
因此他的核心定律足以让他给这句话一个绝对的回应。
“I will always be here. “ (我将一直在这里。)
“For you, sir, always.”

在本年的最后一天,他终于完成全部新信息的录入和梳理后,他提出了那个进入别墅系统时就抱有的疑问:“Sir,为什么您在过去两年中一直将别墅的程序停留在2015年的版本?”
“因为怕你的程序太落后了被新的防火墙卡住。” 在吧台后翻箱倒柜的Tony头也不抬的回道,“J,Nat送的那瓶威士忌去哪了,它昨天还在吧台上。”
“我想在您因酒精作用进入睡眠后Dummy不小心打了它。”
“What!?那可是我今年喝过的最棒的一瓶!Dummy!?”
新年的钟声打断了Tony的抱怨,他紧随其后,“现在是2018年1月1日的零点零分,sir,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J.”
他一如既往的将这次录音收藏入内存中。这不是那里第一段命名为【新年祝福】的语音,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段。
他知道,他们还会一起度过很多个新年的。

后记:以此 献给我在圈里遇到最好的sir(这个简单粗暴的名字就来自于她)
她那么好,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愿意相信一切美好。
就像我相信Jarvis终有一天会与Tony重逢,尽管现实清晰的写着J已经离去并且被大家逐渐遗忘。
毕竟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
就像我爱她,所以我相信我们还会一起度过很多个一百天,很多个圣诞节,很多个新年的。
Happy New Year,sir.
And as always, I love you.





看甜饼的就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了!!!!
此为止了!!!!
为止了!!!!
止了!!!!
了!!!!
!!!!
!!!
!!







真正的后记:当然,以上一切都是我最美好的想象。
最可能的事情是J再也没有回来过。Tony名下依旧有这么一个系统老旧的别墅,他每年会来这里过圣诞和新年。
他将2015年元旦时J的语音进行了剪辑,只在每年跨年时播放。
2018年的元旦其实是这样的。
现在是1月1日的零点零分,sir,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Jar,来看看新年出生的小宝宝。
经测试,盔甲的一切性能都已达标,其中柔韧度和灵活性有显著提升,Congratulations,sir。
I know,我是最棒的。
但持续熬夜或许会影响您的智力。
爱因斯坦一年只睡三个小时,这项推论根本不科学,J,你的严谨呢?
您或许希望将新年的第一餐改为蔬菜沙拉?
……
不,我希望你回来。
明智的选择,晚安,sir。
Jarvis,我睡不着。
Jarvis?
Jarvis…
语音播放完毕,boss,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Tony最初会尝试与J的语音对话,后来则是静静地听。
再后来他与Pepper订婚了,决定在婚礼前的圣诞再来这里过最后一次新年。
然而过分老旧的系统已经挡不住他的敌人们了,他在那年的最后一个晚上被他的敌人投向大海,这次没有mk,也没有耳边焦急的英伦绅士。
他坠入深海,任由海水入侵他每一个器官。
恍惚中,他仿佛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Sir, take a deep breathe.
… Jarvis?

炸毛夜化猫:

贾尼跨年产粮接力活动
时间:12月31日当天 (暂定)
参与人:暂定12人 贾尼的小伙伴们快来啊
规则: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 12小时不能断的产粮接力 保证跨年当天大家每个小时都有粮吃 

文:短篇一发完,中篇或者长篇要保证不坑

画:有一定完成度,不能只是草稿

参与方式:加入贾尼群,报名即可排进时间表
特别提示:绝对绝对不能放鸽子!可以的话最好提前完成,接力不能断的!
确定加入的人 欢迎加入贾尼甜党根据地


群号码:584485796